首页 >> 咖啡专栏 >>咖啡资迅 >> 众筹咖啡有“毒”:接连倒闭,到底错在众筹,还是咖啡馆?
详细内容

众筹咖啡有“毒”:接连倒闭,到底错在众筹,还是咖啡馆?


8月1日,对于经历了近两三个月炎夏煎熬的深圳而言,似乎还看不到漫长夏日的尽头。但对于克拉咖啡的管理层而言,却有一丝寒意悄悄地入了心头。面对这个结果,大家都不愿多谈。

就在7月29日,位于深圳CBD地带、被称为国内第一家“互联网金融”咖啡馆的管理层,正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,咬咬牙,最终还是把这个《停业通知》公告贴出来了:

“我们抱歉的通知您,克拉咖啡于2016年8月1日停止营业!非常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本店的支持与厚爱。”

轻描淡写的公告,像极了大诗人徐志摩看见康河两岸风景时写下的“挥挥手,再见”,其实此举意味着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馆正式宣告“死亡”。

众筹咖啡馆的“毒”有多深?

2011年8月6日,由互联网分析师许单单担任CEO的3W咖啡馆正式成立,与当时国内千千万万咖啡馆不同的是,3W咖啡馆被称作是“国内首家众筹模式”的咖啡馆。

据资料显示,3W咖啡的股东囊括了国内多位成功企业家、投资人、创业者、媒体意见领袖等等,形成集互联网、咖啡、红酒、沙龙于一体的圈子。股东有前去哪儿CEO庄辰超、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、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、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……

2015年5月7日,李克强总理专程到3W咖啡总部,一边喝咖啡,一边听着3W咖啡的创业模式,此举更是让3W咖啡声名大躁。后来许单单在一次演讲中表示,总理喝过的那款咖啡现在叫“总理咖啡”,几乎每个人到3W咖啡馆,都是必点的。

与3W咖啡齐名的,还有一家以创业为主题的车库咖啡馆,是由11位天使投资人共同合伙创办,不过和众筹咖啡有些不同,车库咖啡的模式更像是一家孵化器。

在3W咖啡馆出现后,全国上下都出现了“众筹+咖啡”的创业浪潮,很多甚至不是创业者的普通民众,都以众筹的方式发布招股书,集资开一家咖啡馆,尤以国内一线城市为最。

同样在北京,2013年8月,66位来自各行各业的海归“红衣美女股东”共筹资132万元(每人投资2万元),在北京建外SOHO开了一家专注女性的众筹咖啡馆。

据当时报道,这些股东几乎都有国外名校背景,大多就职于投行、基金机构、互联网行业。但仅过一年,这家众筹咖啡馆宣告倒闭。

如果你听过3W咖啡馆,想必也知道“很多人咖啡馆”,这家位于江苏常州的众筹咖啡馆,名气并不比3W咖啡、车库咖啡差多少,媒体也曾经大肆宣传报道。但却在起初的喧嚣过后,快速陷入了不可逆转的窘境,连续亏损几个月,最后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。

借着“众筹+咖啡”的热浪,湖北武汉也有50位股东共同筹资100万元,成立了一家名叫“CC美咖”的众筹咖啡馆,旨在给会员提供一个活动场所。然而没过一年,这家咖啡馆默默清算倒闭。

不过,最惨的应该算是山东泰州一家500人合伙成立的众筹咖啡馆,在开业半年后,合伙人就从蜜月期快速进入到漫长的撕逼期。

事实上,不止是以上几个城市,还有像郑州、长沙、杭州、东莞等地均出现过众筹咖啡馆,但结果都与事前相差太远,要么匆匆关门止损,要么勉强维持生存。为此,有不少媒体还预言今年下半年将有90%的众筹咖啡馆倒闭。

其实对比3W咖啡,深圳克拉咖啡馆的股东背景同样是大名鼎鼎,有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、融金所董事长孙明达、团贷网董事长唐军、E速贷董事长简慧星、粤商贷董事长应曙光、京北众筹总裁罗明雄等等。

但或许是众筹咖啡的“毒”太深,连最近几年名声大躁的互联网金融大佬都无法改变这个现状。众筹之家上周试图就此事采访京北众筹平台,但负责人只是皱着眉头,不愿多谈。

试着“解毒”

在众筹咖啡馆相继出现倒闭后,有不少媒体人士、财经专家都试着解释这种事。从目前来看,主要有三种说法:

人不行,人人成为股东不代表个个都是管事的。在目前市场出现众筹咖啡馆的倒闭案例中,其股东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类型3W咖啡、克拉咖啡等模式,股东由互联网、投资圈的知名人士组成;另一种是普通民众自发众筹筹资成立的咖啡馆。

但无论是哪一种,都存在这样的问题:要么股东太忙,没时间管理,要么股东不懂得如何打理,结果没人打理。

有媒体指出,虽然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,但“拾柴”仅限于资金的筹集。在咖啡馆真正开张后,实际上是面临着管理问题,这远不是靠人多就可以解决的。

相反,由于股东人数过多,且在早期多采用合投的方式,导致股东之间权责难以明确区分,似乎人人都是老板,人人都可以参与实际管理。

然而,这样的模式恰恰违背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。比如发起者有筹集资金的能力,但经营不一定是他的专长。

曾经有众筹平台的负责人表示,因为缺少第三方监管,这样的众筹咖啡馆很容易形成小团体,导致其他股东的权益受到损害。

按照这个说法,其实有不少众筹咖啡馆均出现了这样的问题,最直接的表现是咖啡馆倒闭了,要不要经得所有股东的同意,清算后的资金如何分配,谁来负责,等等。

不过,众筹咖啡馆模式并非一成不变,自2011年开始至今,其管理模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。现在主流的模式应该是聘请专业的运营团队来打理,股东不直接参与管理,有望破解这种股东人数过多与企业管理之间的矛盾。

众筹咖啡馆其实只是披着“众筹”外衣的咖啡馆,本质还是一家有固定商业模式的咖啡馆。从过往的案例来看,众筹咖啡馆的兴起,实际上是借着“众筹”模式起飞的,但众筹模式仅适合用于解决资金难题,并不能解决运营问题。由于本质仍然是一家咖啡馆。那么,其运营模式自然是要遵循固有的商业模式。

然而,从大多数众筹咖啡馆的成立初衷来看,盈利并非其首选,其初衷多半是给圈内人士提供一个休闲活动场所。对于知名人士而言,以不盈利为目标的咖啡馆,兴许能承受其背后的租金、采购、员工薪资等开支,但对于“平民化”的众筹咖啡馆,显然经不起这番折腾。

这也是很多媒体预测今年下半年将有90%众筹咖啡馆会倒闭的重要原因之一,最后留下来的众筹咖啡馆,要么是“贵族式”的咖啡馆,哪怕亏损也不在惜,要么就是真正懂得运营的咖啡馆,但这种比较少。

有专家认为,从本质来说,目前出现的大量众筹咖啡馆倒闭现象,还是基于市场法则的优胜劣汰,好的会留下来,差的将会倒闭。

其实这种说法,主要是从咖啡行业的竞争来比较,在面对星巴克、埃克斯等连锁咖啡店的时候,众筹咖啡馆如何杀出一条血路?以“众筹”为噱头的品牌溢价到底有多大价值?又怎么抵抗那些连锁品牌店对众筹咖啡馆的进行联合剿杀呢?

互联网金融开始不行了,自身都难保,哪还有什么精力去开咖啡厅。在《证券时报》对克拉咖啡倒闭事件的报道中,有提到这样的说法:

“或许克拉咖啡的关门也折射了整个网贷行业的变化,从去年到今年平台的增速放缓,上市公司并购P2P公司数量相比前两年大幅下降,而且知名风投投资案例也基本上不再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行业融资案例全是大平台,去P2P的迹象非常明显,互金行业已经从屌丝逆袭变成强者恒强的集中化趋势,任何想靠讲故事来忽悠的做法已经被资本大潮退去之后,赤裸裸地揭露在大众面前。”

在克拉咖啡馆的股东背景中,不难发现大部分股东都是广深两地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董事长,受整体行业数据下滑的影响,撤掉难以盈利的咖啡馆,本无可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有一个股东为HI投吧董事长李瑞,于今年4月,因平台发假标,涉嫌非法集资被深圳市公安局正式通缉。

当然,从资本寒冬的层面来说,就基本否定了众筹咖啡馆的模式,也打压了互联网金融圈内人对这种模式的热情。

众筹咖啡馆背后的逻辑

目前,众筹咖啡馆倒闭的原因主要股东本身不专业、咖啡单品行业竞争激烈,以及受资本寒冬波及这几种因素的影响。

说到底,无论众筹咖啡馆,还是其他什么实体店铺,都要遵循商业法则,而不是凭着“互联网金融”、“众筹”的旗号,就可以颠覆它固有的商业模式。

但是,其实一开始出现的众筹咖啡馆本身是没有想着盈利的,像3W咖啡、车库咖啡等,不仅没办法大规模盈利,而且成功是有条件的。其一,要有圈子文化;其二,很难依靠卖单品咖啡来生存;其三,要有“金主”。

这就好比为什么它们开的是咖啡馆,为什么不是烧饼铺、奶茶店、烧烤串,再或者是臭豆腐?因为……你能想像互联网金融大佬们一边讨论行业发展方向,一边嚼着臭豆腐吗?换句话说,“咖啡馆’集中体现了互联网、投资界等这些圈子的文化观念。

类型于古代的书馆、戏馆,它们之所以能生存下来,是因为聚拢了相同社会观念的人群。总不可能几个打拳的武夫去开个茶馆,还有很多谈茶论道的人来光顾吧?当然,不排除有个例。

然而,后来衍生的众筹咖啡馆却背离这个逻辑,更多的是通过众筹来筹集资金,实现咖啡馆的盈利。那么,这条路显然有悖于最初众筹咖啡馆的设计。

所以,没有必要对众筹咖啡馆进行无限指责,因为它和市场上每天出现的店铺倒闭没有本质的差别。而众筹咖啡馆要想跳出这个怪圈,那必须在咖啡馆的管理模式上着力。

那么众筹咖啡馆未来命运如何,至此只能说待后来人来解决这种模式的漏洞。


免责声明:贵阳酷德教育官网转载上述内容,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、完整性、合法性、可操作性或可用性承担任何责任,仅供读者参阅!

技术支持: 酷德网络 | 管理登录